30年前,街頭運動蓬勃發展時,原住民朋友也曾在街上高舉還我土地的旗幟,30年後....仍然..........
這次的遊行與上回核四的感覺完全不同,大家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為了什麼上街頭,不是作秀,沒有炒作,是真心的享愛護這片土地。
美麗灣是我第一個關注的議題,說起來也慚愧,主要是因為台東家附近的地貌正在改變,此刻才驚覺;媽阿!蓋到我家隔壁來了!!!但這地方需要這嗎?我開始思考也開始關心有關土地的問題。
美麗灣它並非單純的環保議題,而是社會議題,單列為環保是操作性的分化手段,實在要感謝美麗灣,讓我看見官商勾結的醜陋,財團的偽善,原本屬於大家的自然景觀成為了企業財團的生財工具,我永遠忘不了2010年台東縣長在電視台的訪問中說原住民"占用"國土,使得土地無法利用。何為佔用,幾十個世紀前原住民就住在這片土地上,試問是誰佔用了誰。
如今東海岸第一個BOT-美麗灣黑箱的通過環評了,東海岸即將面臨到財團的全面侵蝕。
當天的天氣悶熱難受,對患有異位性皮膚炎的我簡直像地獄,但我還是決定參加,徒步隊從杉原灣用步行的方式北上,凱道是最後一站,而我才走那點路,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我們一路上哼著歌喊著口號,每過一陣子有青年團會繞著遊行隊伍跑鼓舞士氣,兩三次後繞場隊伍的最尾端出現一位媽媽,那瞬間我來不及拿起相機捕捉她的正面,跑完後見她獨自一人坐在樹旁休息,雖然遊行人數不算多,不過繞起來也算是有些路。美麗信飯店前警察團團圍著,此時我們拿起芒草執行驅邪儀式,此時三鶯部落的幾位媽媽鑽到最前面開玩笑的說:「喔!這裡警察多,比較適合我們。」三鶯部落位於新北市三峽與鶯歌交界的阿美族部落,遭到政府的多次拆除,族人多次原地重建,聽到部落媽媽短短的一句話說透十幾年來的抗爭,如此精簡的黑幽默,我笑著但鼻頭卻酸酸的。
下午抵達凱道時悶了一整天的天空下起小雨,大家手牽著手,跳著象徵海浪的舞到進入凱道,當天色昏暗晚會開始天空降起暴雨,現場來了許多部落的耆老們不辭辛勞的北上只為了告訴大家教科書都有教的事-尊重,大雨並沒有澆息這場活動,樂團接力演唱,穿插著徒步隊上台簡述徒步過程中遇到的事,一路上像是個議題接力賽,一個一個的不當開發串連著東臺灣,而部落也會將信物託付給徒步隊,是祝福徒步隊伍一路平安,也是希望能有更多人看見這些問題,晚上還有個有趣的活動,以物易物,我成功用家裡用不到的東西換到了需要的物品,不用透過金錢的交易這真的很好玩,由於隔天要去幫志工無法一同跨夜,換完東西後就回家了。之後我試圖在主流新聞台上尋找相關的報導,結果都是令人失望的,被合諧掉了。徒步隊的精神領袖甚至是徒腳走到台北的,很難想像這是如此堅忍的毅力,卻被這麼輕易的抹去,不管是反風車絕食或是徒步隊伍或是臥軌工人....等等,人們開始選用自殘的方式發聲,這是走投無路的下策,的確,感覺到快被逼到絕境了。
包括最近的封網事件你我都知道後果,但我們做出行動了嗎?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