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在尋找與世界溝通的方法,
製作遊戲是他們找到的武器,
為了讓世界聽到他們的聲音(而非雇主的聲音)
選擇獨立製作,
只有這樣才能不受限的將特色藝術發揮極致。
沒有什麼紀錄片比這更讓我感同深受了。

↓預告片↓
 





Leave a Reply.